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若清浅

浅笑若盛开,清风自拂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浮生烟火,独自凉  

2012-08-05 22:22:20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过得很好。真的。

 

【一】

 

清凉的晚风轻柔的拂过,夕阳的余晖还在灰蒙蒙的天际挣扎着不肯消散。双姐开了车载着我,去临街吃烧烤。我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一切毫无概念,也许是百万的车吧,也可能是几十万的。正播放着极其古老的曲子,很亲切的熟悉感,却一时想不起名字。车子里装饰性的木纹极其雅致,看上去微凉微凉的。

 

点了各类吃的,坐在露天的桌子上,吹着风。空气中弥漫着的,是厚重的烟尘,以及各种浓郁的烤串味道。也有黯淡的槐花香味,浅浅的,被我敏锐地捕捉到,轻易撩拨我的思绪。她如此不张扬,在烟尘之地,兀自清雅繁华,又黯然轻谢,唯有暗香细细蔓延,有自己的气节。

 

极目望去,高楼大楼犹如重岩叠嶂,阻绝我仰望天空的目光。街道愈渐的拥挤,两旁停满了汽车,只余下狭窄的通道。庞大的公交车显得极为突兀,气喘吁吁穿梭其间。偶尔目光轻瞥一过,透过车窗,清晰地看见每个人脸上的木然,或者不耐烦。

 

感同身受。时常要挤公交车,每周两次,穿梭在大兴和朝阳之间。出租车、地铁、公交,这是朝阳回大兴。公交、地铁、出租车,这是大兴回朝阳。两个半小时内,要感受三种在路上的滋味。

 

拥挤的公交车最让人难受,毫无品味的香水味,足以令人作呕的汗水味,还有难以言说的奇异味道……我有一定程度的洁癖,尽管我在某些方面表现得懒散而邋遢。碰到堵车的时候,极易厌倦。

 

但我是喜欢的,游离在繁杂和热闹之中,把自己抛离在外。却从不允许自己以高姿态去鄙夷任何人,无论何时,都绝不忘记自己的出身。曾多次刻意挤到农名工之间,静静地感受和适应,不允许自己有一丝的鄙夷。

 

公交车在汽车的河流中蠕动,人们在公交车里的人潮中蠕动,就连路旁的槐树,也在冗杂的气流中艰难地呼吸,我心头沉重……

 

 

 

【二】

 

穿了黑色工服的男子,熟练地把肉切成一块一块,拌上些调料。肥瘦相间穿在铁签上,再搁到炭火上……蒲扇轻摇,热浪翻腾,飘起缕缕白烟。这个画面,诡异地静好。

 

听双姐说,她们东北老家,公安局、环保局和XXX三个局联手整改了那个小城市。因为小,所以见效快且好,最后建了专门的烧烤城。

 

我只是淡漠地听听,北京,不会有那么一天。它只能乌烟瘴气,浑沌污浊。但我深深的迷恋,它带给我的颓靡和清凉。只是,渐渐成为一个冷静自持的女子。

 

相继而来的人们打破了先前短暂的宁静,这条“烧烤街”只消片刻就喧嚣了起来。感受着人潮的涌动和繁华,也莫名地轻松了起来。

 

微烫的羊肉烤串,滋滋作响,被撒上了各种粉,看上去很美味的样子。一口咬下去,欲罢不能。不是爱这滋味,爱上的是这份闲适和痛快。

 

路边摊,大排档,多么接近生活的地方啊!只是,总觉得缺少点什么。想了想,大抵是青春的味道。我总说,自己老了,再不复当年的激情。

 

那一年,一大帮人聚在一起,大杯的扎啤,活力四射的女子和男子。当时青春年少,正是恣意无边,丝毫不顾及旁人的感受。有人弹起吉他,跟着大声高唱:“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,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,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,我不能答应你,我是否会再回来,不回头,不回头地走下去……”

 

大口啤酒灌下去,感受喉咙一路到胃,冰凉冰凉的。心里的伤感不动声色漫溢开来,也不知道是被呛到了,还是真的想落泪了。

 

 

 

【三】

 

大份的麻辣龙虾,卖相很诱人。以往总是要等人剥壳才会吃的东西,此刻摆在面前。稍稍犹豫之后,拿起一只,笨拙地剥起来。

 

事实上,这些年只有父母迁就过自己。

 

不喜欢酸的食物,家里十余年没买过醋;喜欢吃糖炒栗子却不喜欢剥壳,爸爸耐心地一颗颗剥干净;面对我翻得乱七八糟的大堆书籍,妈妈细心地收拾打扫,念念叨叨却不曾丢弃过一张纸……只有父母,会迁就自己的小任性,包容自己的小缺陷,满足自己小小的心愿,只要,是他们力所能及。

 

然而,人终究要一个人长大。那个肯心甘情愿为自己剥去栗子壳,剥去龙虾壳的人,不可能一直都在身边。

 

微风轻拂,花香隐隐,烟尘四起,灯火迷离。尽管狼狈,终于还是吃到了自己亲手剥壳的龙虾,滑嫩鲜美,滋味还不错。

 

 

 

后记:安妮宝贝说,每一个女子都要独自支撑,度过一段没有男人关怀的感情匮乏期。所以,我知道,经过了一个人的烟火凉,我会等到两个人的味道暖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若清浅  落笔于2012年7月17日 凌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4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